写在崩溃边缘自愈前

写在崩溃边缘自愈前
也不是没有过,突如其来的黑暗,比黑色更深,肺部极力扩张却吸不到一口空气,屏幕里画面没有停止声音却消失了像哑剧。不知持续了几久,像是憋在水中呼吸不过来突然浮出水面,多一瞬的迟疑后果都让我心惊,半是庆幸半是后悔。或许那是离悲观最近的一步吧,如是想。悲观夹杂着悲伤,想要歇斯底里地呐喊,最终哭泣得哽咽到不得呼吸,崩溃边缘连身体也不受控。电脑自顾自地放着同岗位的论坛直播,像极了开大的...

一路向南

一路向南
天未亮梦未终闹钟肆无忌惮打破寝室的静谧。每次从家回学校出门的那刻都后悔的不行一觉醒来生怕转头就买了回去的票,想回家的不行,真到回家时竟然觉得麻烦想着不回也挺好的。 克服睡意在黑暗中挣扎着摸索着起床。前一天晚上绞尽脑汁地考虑怎样使旅行箱空间最大化,回家的旅行箱没有装满在我看来简直浪费,然后捣鼓捣鼓就半夜。此刻起床回家一点也不激动,只想在床上睡到海枯石烂。借着走廊漏进的灯光勉强适...

随感

随感
所有的过去都是一串串的故事。 或者是阴差阳错的遗憾,或者是绚丽短暂犹如烟花,抑或是平平淡淡清似水。 初恋的青涩,懵懂的甜蜜,错过的落寞,追寻的忐忑,重遇的悸动,成熟的祝福。或者是轰轰烈烈地开始,策马奔腾,潇潇洒洒,大步向前地离开。或者是你在桥上看风景,我在桥下看你;明月照进了你的梦里,你住在了我的心里。 如果说错过是缺憾,行行停停是坎坷,一帆风顺的生活又怎么够回忆?如果说遇见的...

我所坚持皆荒唐

我所坚持皆荒唐
题已拟却不知如何落字。恰如其分地,言简意赅地,残忍而现实地否定着自己。那样固执坚持的自己一如冰心先生所说孤芳自赏的墙角花。被自己否定之时是世界尽头的苹果林,围墙之外,影子的葬所。 心在流浪却又有所坚持,所坚持却又皆荒唐。 有的时候傻白甜,不是因为傻白甜,是也不是因为如何好处,而是因为我乐意。锱铢必较,斤斤计较,对对错错,你不累我都替你累。帮忙可以无酬,上班可以加班,做事可以加...

无题可拟

无题可拟
不知是否同感,偶尔会有一定要做某事的冲动,想要的不行。一如现在,想要写字的不行。写些什么?就写这本前三章看了很多很多很多次终于借着动画OP、ED间隙勉强看完的《麦田里的守望者》,终于勉强看完的。 只是看完了,全然不知所云。印象只有充斥全文的脏话和Holden见谁都不待见的反感。书评里好评如潮,这种时候意外地不想通过别人的分析来了解这本书。第二十四章Mr. Antolini的夜谈宛如本书没有对准焦的...

所剩无几

所剩无几
饭堂进食偶聊到同事朋友患癌时间所剩不知,非当事人的我只能感慨世事无常若非发生在自己身上断然不能想象。饭后擎一支晴雨伞艳阳下走在几乎只属于我的马路上,无聊的时光里总爱想着奇怪的事情。如果是我的时间所剩无几,该作何感想? 我想遗憾的事情总会有个一二三。 其之一,在有时间陪伴父母的时光里想着逃离如今思之成疾的家。 未拆之前的家建在丘陵中的小山谷里,在布谷鸟叫声中苏醒,在袅袅囱烟里清醒...

I and Me

I and Me
If there were another me Observing myself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a spectator How would I regard another me? How would I get along with another me? Gazing at the other me I would see a lonely me ——文自steam独立游戏<I and Me> 文曲无关

越长越大越不安

越长越大越不安
越长越大却不曾长大,越长越大却越加不安。 是什么时候思考过二十岁的自己会有什么不同?是什么时候担心长大的自己会和许多的大人一样一个身体住着许多的自己?二十又一半的现在,想想不忍发笑,长了二十年,除了个子长了其他都没差。通俗地概括是没有长大,文艺地形容是初心仍在,说人话:妈的智障。大一寒假回家,自以为在很多人看来我是变得成熟长大了,而事实上只是头发长了。父亲看着一脸傻逼的我无...
Copyright © 驭象人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