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广告面前-在网红气质弥漫的互联网舆论场不受待见

【全国整治赤膊光膀】

滴滴的程維、美團的王興、今日頭條的張一鳴,等等,也是各有煩惱,或觸犯眾怒,或燒錢過度,或頻頻撞上監管牆。在增長乏力面前,明星企業家祛魅加速。

潑水者也不是什麼高義之士,大概率是個雞鳴狗盜之徒,搞事情博關註。但是網友的評論很扎心,對於此等惡趣味和人身侵犯,幾乎一邊倒地戲謔“活該”。

2016年魏則西事件以來,百度的輿論觀感一直偏負面,批評百度成了互聯網時代的“政治正確”。似乎只要百度推廣里還有“莆田系”,這篇就翻不過去。

羚羊掛角,並非無跡可尋。

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也是血亮的。

期望越高,失望越甚。大家覺得,作為一個技術起家和有著工程師基因的互聯網公司,百度對標的應該是谷歌,而不是送餐的和賣藥的。谷歌的盈利模式核心雖然也是廣告,但它有8個10億用戶級別的產品,技術底色無疑。

人口紅利不再,流量見頂,技術競爭刺刀見紅,以商業模式創新見長的中國互聯網公司,“科技化”的壓力日益逼仄,“水”逆的又何止是李彥宏。

百度一度All in AI,贏回些許好感,但一方面它擺脫不了醫療廣告的反哺,另一方面公眾也有點不耐煩,技術焦慮之下,恨不得都跟華為似的,5G有硬核,芯片有備胎。

作為百度的人格化象徵,李彥宏的個人形象也在飛速下墜。有時候是失言,比如他說中國人願意用隱私換方便,這引發了不滿;有時候是躺槍,復旦女大學生為毫不知情的他獻歌,被譏諷肉麻。中國工程院院士候選人名單有他,又說是“奇恥大辱”。

這三年,百度的市值縮水到400億美元左右,不及阿裡和騰訊的1/10,BAT里的另外這兩家就差說出“恥與齊名”了。

楊元慶不是馬克思韋伯筆下的克裡斯瑪型領袖,在網紅氣質瀰漫的互聯網輿論場不受待見。李彥宏也有這樣的問題,男神範太足,曲高和寡。

在百度AI開發者大會上,臺上演講的李彥宏突然被人澆了一頭冷水,段子手給出了“宏顏獲水”的爆款梗。

明州事件之前,劉強東倒是魅力十足,也很懂互聯網的節奏。可惜一失足即清零所有人設,連帶著京東也士氣低落,不復張揚。

在鎚子面前,一切都是釘子。人們或許討厭的不是李彥宏,而是百度。但對李彥宏來說,這並沒有什麼區別。

李彥宏hold住了尷尬,怔怔地看著,沒有失態,還是一副溫良恭儉讓的模樣,只是情急飆了一句英文,what’s your problem?

楊元慶不見得有多輕鬆。在互聯網公司里,被罵得最慘的,聯想和百度不分伯仲。作為被標簽化的“美帝良心”,聯想動輒得咎,楊元慶也只是“怔怔地看著”,再加上一些不合時宜的正確廢話,遂成為群嘲的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