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电视剧时代-《右玉和她的县委书记们》(2018)讲述了自1949年以来

【日本将引入埃博拉】

三2017年,《雞毛飛上天》以先行者的姿態向改革開放40周年獻禮。2018年播出的同類獻禮劇中,《雞毛飛上天》行業劇+家族劇的敘事模式隨處可見,即從上世紀70年代到當前,前半部講述某一行業內把握機遇的個人拼搏故事,後半部講述主角事業擴大後繼續向前的家族故事。

一要堅持道路自信,就要捍衛徵程的自尊。《絕命後衛師》守正的光彩就在這裡。在《絕命後衛師》(2016)製作和播出時,社會上詆毀英雄的噪音時有出現。《絕命後衛師》以史事為依據,描寫了中國工農紅軍紅三十四師在長征途中為掩護主力而全軍犧牲的悲壯故事。激勵著三十四師自陳樹湘師長到賴嬌嬌等戰士捨生忘死的,是信仰的力量、理想的崇高,他們人格偉岸、精神純凈。這部劇不僅唱響了英雄主義的頌歌,也奏響了人民史觀的主旋律。

二《右玉和她的縣委書記們》(2018)講述了自1949年以來,山西省右玉縣群眾在歷任縣委書記和縣長們帶領下治理風沙、建設美好家園的故事。傳說中的“大禹治水”故事,蘊含著中華民族“治水平土”改造山河的奮鬥精神。這種精神從電影《我們村裡的年輕人》講到《老井》,從電視劇《難忘歲月——紅旗渠故事》講到電影《天渠》和電視劇《最美的青春》,一脈相承的是蓽路藍縷以啟山林的正氣。《右玉和她的縣委書記們》也是如此。

回望來路,文藝精品力作從原道通變而來;展望前程,文藝精品力作也必由守正創新而出。黨的十八大以來,電視劇創作堅持弘揚中國精神,堅定現實主義創作方向,在守正創新的藝術實踐中,取得了一批豐碩的優秀成果,為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做出了積極貢獻。我們從近年製作播出的優秀電視劇作品中,按照所講述故事的邏輯順序,選取四部作品作為守正創新的案例。

促使馬向陽由消極應付向主動有為轉變的動因是多元的。這裡既包括他扶弱抑霸的善良天性,也包括來自市委於書記和局長的壓力,更在於黨員意識的複蘇,還有老祖奶的傳統教育。《馬向陽下鄉記》的表層講述的是這位“第一書記”帶領大槐樹村改變面貌,深層講述的是一個黨員重溫宗旨、校正方向的故事。《馬向陽下鄉記》播出時,“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正如火如荼展開。這部作品的主調與十八大以來黨建工作高度合拍。

同樣獻禮改革開放40周年的《大江大河》(2018)卻是一部獨樹一幟的作品。它不像其他作品,在改革開放的情境里,以一線、一人、一家來講述一個行業的變化圖景,而是同時以三人、三線相互交織,展開工業、鄉村和商業三個領域的改革敘事,塑造了知識分子宋運輝、鄉村幹部雷東寶和個體工商戶楊巡的形象,人物身世更加多樣,社會縱深更加廣闊。在其他表現改革開放的劇作中,隨著時代發展而出台的改革政策常常是直接推動劇情變化和角色命運的動力。然而,《大江大河》將形勢轉化為角色們日常的語言、行為、裝束和職業情態,通過角色間的矛盾和抵觸來呈現生活的變化。

《右玉和她的縣委書記們》講的既是改天換地的風沙治理史,也是黨的組織、黨的領導幹部成長史,還是黨員領導幹部與人民群眾的關係史。它通過描寫長時段里右玉縣委和縣政府領導班子的工作與生活,塑造了黨的集體形象——雖然時代在變、環境在變,雖然個性不同、經歷有異,但歷任幹部清正廉潔、實事求是、吃苦在前、勇於擔當、持之以恆的精神沒變,堅持理論聯繫實際、密切聯繫群眾的工作作風沒變。這是一支宗旨始終如一的先鋒隊,是一個繼往開來的堅強堡壘,是帶領人民群眾從“自力更生”到為爭取美好生活而打拼的領導核心。該劇是對中國共產黨幹部隊伍集體形象的成功塑造。

圖①:《右玉和她的縣委書記們》

四講述村黨支部書記帶領村民建設家園的影視故事,可以上溯到電影《我們村裡的年輕人》。改革開放之後,經由電影《老井》、電視劇《希望的田野》等,農村建設的重要性在農村題材創作中彰顯。

上述作品啟示我們,以守正情懷與民心相應,作品才能激勵正能量;與時代同步伐積極創新,創作才能煥發蓬勃生命力。偉大時代孕育偉大作品。廣大影視工作者只有深入新時代的偉大創造,從中發現創作主題、捕捉創作靈感,才能創作出深刻反映新時代新面貌、描繪新時代精神圖譜的優秀作品,才能不斷推出謳歌黨、謳歌祖國、謳歌人民、謳歌英雄的精品力作。

(作者單位:中國文聯電視藝術中心)

無論是放在我國革命戰爭題材電視劇序列里,還是放在“長征題材”電視劇創作史上來衡量,《絕命後衛師》都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優秀作品。它的價值力量和藝術光彩,來自於選材上的創新。它在我國革命戰爭題材創作中,第一次講述了一支師級部隊整建制犧牲的故事,所講述的悲壯歷史,抒發的是中華民族走向勝利的雄壯情懷。

圖②:《絕命後衛師》圖③:《大江大河》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的奮鬥中,文藝精品力作是人民嚮往美好生活的內在需求,是中華民族實現偉大復興的文藝表現。

塑造群像是這類作品講述的主要方式,其中的群像或是同輩,或是前後兩代人。《右玉和她的縣委書記們》的創新之處,在於它在“久久為功”的風沙治理故事中,以職位繼任的接力方式在數十年的劇情跨度里,塑造了從第一任縣委書記梁懷遠、第一任縣長唐永年,到前後繼任的齊距明、陸廣元、趙華傑、謝常潤等一批縣委幹部群像。在一定意義上看,本劇塑造的第一主角是中國共產黨的一個縣委班子,描寫黨的一級組織的發展史。

《馬向陽下鄉記》(2014)問世之前,農村故事中的“第一書記”或帶頭人,大部分是本鄉本土子弟,或是縣鄉下派的行政幹部。下鄉的馬向陽卻是大城市商業局市場科的骨幹,父母還移民去了加拿大。馬向陽的“特殊性”,還在於他是被迫上陣;他到大槐樹村的初始想法不是乾一番事業,而是帶著野營帳篷、釣魚竿、蛐蛐罐等來趟鄉村“深度游”。這樣的下鄉心態和“裝備”狀態,為都市化、商業化加速發展後,與農村疏離的馬向陽所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