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外围过度-在疫情期间对外围环境的过分消杀

【刘真已平安苏醒】

一方面,動物和其他生物與人共存,如一些動物異常死亡,實際上是消滅了對人保護的緩衝區。動物其實是病原微生物的蓄水池和居留地,其大量死亡,病原微生物就會集中去感染另一個目標——人類。如此,反而會擴大和加重疫情。另一方面,過度消殺還會導致大劑量消毒劑滲透到土壤、植被和水源中,既影響農作物安全,也可能污染地下水和飲用水,對此也要未雨綢繆。

在疫情期間對外圍環境的過分消殺,源自人們對病毒氣溶膠等可能傳播方式的擔憂。這是人的自然心理反應,但這類反應不宜過度。

有些過度反應是跟過分警惕與過激防備連在一起的。體現在對待動物和環境上,就是與其為敵,因而在用藥濃度上增強、在消殺範圍上增大,環境也成為被殃及的池魚。此次重慶野生動物的異常死亡,或就因噴灑藥液濃度過高、劑量過大。

為此,需心理學家和研究人員對全民進行相關科普,消除過分恐懼,用理性和知識來指導人們的行動,別把殺毒變成“殺生”。

此外,過度消殺外部環境,導致動物和其他生物異常死亡,對於一地的生物多樣性是一種災難,也會最終影響人們的生存。然這種影響雖需較長時間才會顯現,但不得不防。

實際上,此次新冠病毒最大的傳播機會和途徑,是人與人接觸,而非人與環境、動物接觸。因此,消殺要有針對性,否則反而殃及無辜,同時也最終傷害人類自身。

據新京報報道,疫情防控期間,重慶市報告多起野生動物異常死亡案例,而專家判定其中部分原因為噴施消毒藥等引起中毒。專家由此表示,針對疫情防控的消毒工作應主要覆蓋人居場所,城市綠地、濕地、樹林等外圍環境不應過分干預。

過度消殺人類居住的外圍環境的另一個動機或許在於,人們想通過全覆蓋無死角地為自己開闢出一個阻止病毒傳播的安全隔離帶。但過分消殺環境,反而可能走向本意的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