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海洋记者-操舵兵郑颜雨第二次随破冰船执行海冰调查任务

【武汉回应万家宴】

中午時分,破冰船前方的海面閃爍著一片片銀光,令人睜不開眼睛。“是荷葉冰!”機電部門主機班長馮雪脫口而出,轉頭笑著對記者說,“這麼一大片荷葉冰,比較少見!”

大家顧不上欣賞美景,抵達某觀測點後立即投入到緊張的海冰採樣測量工作。“抓那個最厚的冰!”放緩航速,官兵操作著抓鬥機,將一塊最厚的海冰撈了上來。冰調隊員開始鋸冰、測冰溫、做記錄、觀測風向風速……一切工作緊張有序。

記者循著馮雪手指的方向,片片冰塊確實就像荷葉一般,鋪在海天之間,分不出哪是天、哪是海。

操舵兵鄭顏雨第二次隨破冰船執行海冰調查任務,盯著前方灰白色的冰面,他雙手緊緊地握住舵盤,浮冰破裂聲傳入駕駛室,氣氛顯得有些凝重。

三九寒天,千里冰封。春節前夕,記者隨海軍某部冰情調查隊乘坐海冰723船,執行第83次渤海及黃海北部海冰調查任務。

嚴寒天氣仿佛是神奇的魔術師,昔日波翻浪滾的大海,被凝結成白茫茫的冰川。海冰與海嘯、風暴潮、災害海浪、赤潮並稱為海洋5種主要災害,素有“白色殺手”之稱。結冰的海面危機四伏——港口被封、航路阻塞、艦船受困……

“海冰厚度達20釐米,強度也比較大,對海上的航運、油氣資源開采等海洋經濟活動有一定的影響。”冰調隊員、國家海洋環境預報中心工程師唐茂寧說,“我們把採集的信息共享給地方的海洋、氣象等部門,及時發佈海冰預警信息,為海洋防災減災提供數據支撐。”

歷經連續多天航行,冰調隊員共採集海水、水文、氣象及水深等數據近200組,錄製海冰影音資料100餘分鐘,採集各類海冰圖樣600餘幅,掌握了詳實準確的數據,為我國海洋氣象預報提供了依據,為保障冬季部隊訓練、航行安全以及海洋運輸、海洋生態環境保護提供了科學支撐。

1969年,渤海灣出現歷史上罕見的大冰災害,數百艘中外船隻被困,一些海岸工程被海冰破壞,造成嚴重經濟損失。當時,周恩來總理指示海軍建造破冰船,擔負防凍破冰、減災防災任務。從1970年開始,一代代官兵在黃渤海接力進行海冰冰情調查。

冒著-20℃的嚴寒,迎著刺骨的海風,駛出冰封的渤海灣某軍港,船艏就像一把巨大而鋒利的鏵犁,伴隨著一陣陣“嘎嘎”聲,在遼闊的海面犁出一道道沸騰的冰花。

船長王海濱告訴記者,春節期間往往海冰危害最大,萬家團圓之時,就是破冰船官兵領令出征之日。每年春節,他們都向著海冰密集的海域出發,對渤海及黃海北部近30個觀測點的水文要素等進行檢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