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香港百祥-都不会叫人去前线

【国庆70周年阅兵】

來源: 環球時報-環球網/範凌志

“如果不讀好書,你的後半生都將是暗淡的。 ”

近日,陳百祥夫婦設宴慶祝二人結婚40周年。(圖源:香港“東網”)

“如果你不讀好書,別說供不起樓,你的後半生都將是暗淡的。 ” 談到九月份有人煽動學生“罷課”,陳百祥顯得很憂慮,他借環球時報-環球網的專訪機會,給年輕人一些發自肺腑的忠告:“讀書是吸收前人的經驗,如果你的這些時間被不同政見的人拿去騷擾你純真的腦袋,聽他們的去參加暴動,將會影響你的一生,千萬不要聽(他們的煽動)。我相信,一般的校長,有知識的人,都不會叫人去前線,那些想誤人子弟的人才會做這樣的事,但我們香港卻出現了這樣一批人。我沒有小孩,不懂教育,但我知道黑就是黑、白就是白,世界也有灰色,但用暴力去爭取的東西,是必定錯,必定影響你一生的。”

陳百祥在《唐伯虎點秋香》中飾演祝枝山

7月20日,香港各界在金鐘添馬公園舉行“守護香港”和平集會,陳百祥和“肥媽”發表演說。

1949年,為了躲避戰亂,陳百祥的父母從廣東番禺來到香港,一年之後,陳百祥出生,他向環球時報-環球網記者回憶起小時候的艱辛生活:“那時候香港真的是小漁村,每個人都很窮,我們一家八口人住在一百多呎(約十幾平米)的房子里。”幼年窮困的生活,反而讓聰明的陳百祥更早懂得努力賺錢的重要,他中學時候正值越戰,前線退下來的美國大兵喜歡到香港來休整,16歲的他就到酒吧去唱歌,“一個月能賺400塊,要知道那時候警察也才拿380塊。”接下來,陳百祥做過服裝加工廠,甚至將存貨賣到中東地區,直到七十年代末才真正開始演藝生涯。

陳百祥和妻子黃杏秀 圖源:香港“東網”

年輕時的闖盪讓陳百祥變得多才多藝,“我們那一代人都是這樣,全都不懂經濟,只懂怎麼去賺錢。現在香港富裕了,念書、醫療都不用錢,年輕人不用再出去闖盪,上完學回家就可以了,連手機都是爸爸媽媽給他們買的。”

1950年出生的陳百祥是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知名的港產片喜劇配角,他常戲言自己“年年25歲”,因為其造型、心境都長年保持年輕活力。陳百祥的夫人黃杏秀也曾是無線電視力捧的當家花旦,夫婦二人在近日剛剛設宴慶祝結婚40周年,是圈中模範夫妻,甚至來接受環球時報-環球網採訪,兩人都是雙雙出現。

在被環球時報-環球網記者問到,參加那次集會是否自願時,陳百祥笑說,自己是一個自我觀念很強的人,做什麼事都是自己來負責,除了夫人黃杏秀,一生從來沒人能影響他。“我參加集會是因為我真的很不忍心,那麼好條件的香港,怎麼能完全變成另一個地方,從天堂落到地獄?我們的警察是全世界最優良的紀律部隊之一,他們只是獻身去保護香港的法制社會,你應該用那麼強烈的手段攻擊他們,攻擊他們的家人嗎?我怎麼能不自發走出來去給警察打氣?”

陳百祥(中)在《唐伯虎點秋香》中飾演祝枝山

環球時報-環球網記者對陳百祥進行獨家專訪

“現在解決問題的方法是對話,良性的對話。 ” 陳百祥說,但現在跟誰對話都不清楚,年輕人沖在前方,外國勢力和黎智英之流的人躲在背後,“普通學生沒錢買房子,怎麼有錢去買那麼多武器?他們通過長期的訓練,讓一小撮人訓練得像恐怖分子一樣,你怎麼跟恐怖分子對話呢?”

他是喜劇電影《唐伯虎點秋香》里的“祝枝山”,他是香港綜藝節目中古靈精怪的主持人。 陳百祥,這個以帶給觀眾笑聲為事業的演藝明星,近期面對嚴峻的香港暴亂板起了面孔。6月30日,他與譚詠麟、梁家輝等一批香港演藝界人士冒雨出席撐警察集會,並擔任主持人。8月27日下午,環球時報-環球網記者對陳百祥進行獨家專訪,他直言,自己去過五大洲的很多國家和地區,從來沒有像香港這麼自由的地方,香港的警察是最剋制的,“如果這樣的事情發生在美國,早就死很多人了。”

挺警察完全出於“不忍心”6月30日,16萬餘香港各界市民發起“撐警察,保法治,護安寧”和平集會。和“肥媽”Maria Cordero一起擔任主持人的陳百祥為警察鳴不平:“警察上班就是要維持秩序,你用磚打他們,他保護自己都不行?”

多年的主持生涯讓陳百祥對自己的主持集會非常自信:“我知道在臺上怎麼去調動氣氛,怎麼去講清楚事情,所以必須站住來。”他透露,在活動前就有人想搞他的電話、住址等信息,但在他看來這些都是“雞毛蒜皮”,“就算是那些負面傳媒(指蘋果日報等港獨媒體)來訪問我,我知道他們是誰,但我仍然敢衝著鏡頭講!”

藝人該不該談政治?演藝工作者到底該不該談論政治?是否有失專業?在被環球時報-環球網記者問道時,陳百祥認為,政治就是普通的常識,要知道什麼是黑,什麼是白。 “政治是在我們日常生活中不斷發生的,我只是不當政治人物而已,並不代表我不懂政治。我知道我們的國家是怎麼建立起來的,我們中國人給人家欺負了一百多年,現在我們國家強起來了,想對付自己國家的那些人都出來了,政治就出現了。我沒有念過大學,但我念的是‘社會大學’,我是從‘社會大學’成長出來的。我看過很多的地方,東歐的國家怎麼分解開來,蘇聯怎麼會崩潰,看過就知道了。”

陳百祥坦承,香港貧富差距拉大,房價太高,這是資本主義高度發展產生的問題。“實事求是來講,年輕人真的是不起房,這應該政府來用行政手段幫助他們,而不是示威者用暴力來達到。現在香港的民主、自由足夠了,現在根本就不該講民主自由的事,而應該想辦法解決貧富懸殊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