颓废期二三心理

颓废期二三心理
饭后躺沙发看着小说,母亲在旁边囔囔念叨着: “L有一份让人羡慕的工作,P已经快研究生毕业。本来说等你考完研考虑见见对方父母如何,老大不小了没考上就考虑下结婚的事,现在也不用见了。要是没考上你打算如何?”头也不抬回答着想过无数遍极有可能的未来“能怎么办,找工作呀。”奈不过母亲大人痛心疾首:“那你今年一年在家就这么窝囊的过了?”又开始念叨着要不要给我物色对象,描绘着她给我想到的未来。身为...

无趣

无趣
趋之若鹜,无趣。或天性使然,或中二病未愈,或现实所在。趋之若鹜未若观人之猴。也许是人多的地方会莫名的狂躁于是越发的讨厌人群吧,也许是为了彰显与众不同越发的不合群吧,也许是人流之中未能有所得故避而远之吧。怎么说呢,越是不相关的事连知道其存在都给我本是无趣的生活增加了更为苍白无力的无趣。 口若涛涛洪流,无趣。有多久没有闭嘴了,啊,好累啊。形象是自己设定的,为了表现自己是好交流的外...

I and Me

I and Me
If there were another me Observing myself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a spectator How would I regard another me? How would I get along with another me? Gazing at the other me I would see a lonely me ——文自steam独立游戏<I and Me> 文曲无关

漫长的日子里需要有期待

漫长的日子里需要有期待
漫长的日子里需要有期待,怀着每一份美好迎接每一次期待,蓦然回首,每一次期待是一朵星光点亮了漫长的日子。 我是一个笨拙的人,很难适应新环境却又故作轻松。每一次环境的变化就是一次要命的改变,变化后的每一天都漫漫而无光,宛如暖阳如漆的大道走进了漆黑幽深的隧道。 第一次的住校,思家如潮,清闲时的每一分钟都是煎熬;第一次只身去酒店见习,举手投足都需要纠结万分;放假结束从家回到学校,刚上...

落入果胶里的懵逼果粒

落入果胶里的懵逼果粒
没有阳光的午后,走在冷风中。没有萧萧落木下,也没有寒风拂柳残。褐红的瓦土黄色的墙,早已干枯的草地,入眼满是荒芜。难见的林木突兀映眼,枯枝纵横,奇妙的与周遭融为一体。忽而一个念想闪过,“哦,一直来的违和感竟是这般”。   来到这边两年半,甜麻的饮食、栉比的高楼、残瓦和败垣都已习之为常,不习之感犹如鬼魅挥之不去,如落入果胶中的懵逼果粒。目之所及的是绵延的枯草坪,不多的落木点缀其...

写在聚会后

写在聚会后
2016年1月25日,大三寒假,高中班级第三次聚会。 四桌18人,火锅和烤肉。窗外阳光明媚,话语此起彼伏。雾气氤氲,香味缭绕,筷勺交错间,没有相隔一年不见的生疏,有的是自然而然的温馨和嬉闹。 赴会路上偶遇熟人,告知高中聚会,当其得知是每年一聚时表情煞是羡慕,看着对方的表情自己竟洋溢出幸福的感觉。 也许,聚会的意义不在活动多丰富。只是,许久不见,甚是想念。 和大家一起吃饭,尔后浮桥闲逛。于...

逐渐形成了版权意识

逐渐形成了版权意识
最近的一些行为,可能会让大家以为我变吝啬了。 或许抄作业这种事情在大学里就是一件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一件事吧,至少在我身边就是这样,我也感觉无所谓,毕竟这些都是只有唯一答案的东西,只有对错。但最近许多课程有设计性实验,但是有些人就是不愿意做,然后就直接拿别人做好的设计(或者设计报告)一复制了事。而他们找上我,一开始我也是有点不太愿意给,但是顾及同学的面上,我也就没说什么给了,但每...

我有小农意识

我有小农意识
心血来潮看关于企业文化的书,企业文化的精神本质是为社会服务,为社会发展做贡献。第一个跳出的反应是,真逗,企业经营的目的不就是盈利么?何必把这种高尚的目标当作美化自己的工具? 我总是一个喜欢在奇奇怪怪的地方想些乱七八糟的。突然记起历史课上老师强调众多农民起义的最终失败是因为领导者的小农意识,华夫子也常以此批评我们的小农意识。想着想着,心里颤抖了一下,自以为是的我不就是困在小农意...

日常中的是是非非

日常中的是是非非
  曾一度认为公众评价是最公正、最真实的评价手段,当自己参与其中成为评价人与被评价人使才“感慨”自己的“纯真”! 一次互评是一面镜子,看见自己也看见他人,或有所得或有所学抑或无所感。   第一次对互评产生质疑是在马基课第一次互评笔记。 对于这种非正式评价我都非常“仁慈”的,即使很烂的笔记我也勉强给及格。我觉得人都是善良的(我真这么觉得),学生何必为难学生呢!正是同为学生我才更要...

杂感

杂感
小时候从不知道什么是田径场,总以为就是教室前面那一方“大大的”泥巴地。心满意足的玩耍沾了一身泥回家挨顿臭骂!后来,去过别人的学校,才知道教室可以是好几层的大楼,一直都以为别人的教室也是一层楼的小瓦房,红墙黛瓦,下雨漏水冬天进风;原来那一块块泥巴地是那么的小,田径场是一圈一圈的煤渣跑道,中间种着绿绿的茅草。很奇怪为什么别 人的学校和自己的学校那么不一样。        后来小泥巴地浇上了...
Copyright © 驭象人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