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海边的卡夫卡》——断章取义摘记

2014年03月15日 故事的故事 暂无评论 阅读 1,287 views 次

海边的卡夫卡,一个彷徨在扑朔迷离的海边的孤零零的灵魂。

光与影,希望和绝望,欢笑与哀伤,信赖与孤独。

--为什么一看到海心里就会安稳呢?--大概是因为坦坦荡荡什么也没有吧。

往下继续努力不就行了。

最好不要对距离那样的东西期待太多。

我在自己周围筑起高墙,没有哪个人能过入内,也尽量不放自己出去。

尽管这世界有那般广阔的空间,而容纳你的空间——虽然只需一点点——却无处可找。

不想,迷惘也就没有了。

世界上每一个体的存在是艰辛而 孤独的。

以容量不足的脑浆再怎么思考下去,也无非落得头痛而已。

但是,但凡游戏,必有输赢。

路就在那里。

没有痛是不行的。

这个世界有许许多多我不知道的东西。

沉默是可以用耳朵听到的,这我知道。

外部世界的黑暗固然彻底消失,而心的黑暗却原封不动的剩留了下来。

我一不坚强二没有独力心,不外乎硬被现实推向前去罢了。

我们大家都在持续失去种种宝贵的东西,宝贵的机会和可能性,无法挽回的感情。

因为即使想说也无法用言语准确表达那里的东西,因为真正的答案是不能诉诸语言的。

幸福是寓言,不幸是故事。

或许如此的分开一次也是很重要的。应为两相分离可以确认我们实际上在多大程度上珍惜对方和需要对方。

受歧视是怎么一回事,它给人带来多深的伤害——只有收歧视的人才明白。

安逸这种东西在某种意义上是带有威胁性的。

(……)无法自我控制,这是我的弱点。

不是人选择命运,而是命运选择人。

人不是因其缺点,而是因其优点而被拖入更大的悲剧之中。

莫如说正因为不被任何人理睬才得以沉浸在自己一个人的天地里。

那种纯粹的没唤起我心中类似悲哀的感情。

在那里,时间会按照心的需要而延长或沉积。

痛苦恐怕也是赋予我的一种责任。

惟其没有偏见,我才可以自成一统。

无论什么都需要一个顶点。

人生有种种始料未及的事发生。

没有什么能够一同一形态滞留于同一场所。

你的自身被吞入异化的时间洪流中。

你不认为这样的人生很累——随着自己所落的树枝一次次摇头晃脑的人生。

正因为不能称心如意,人世才有意思。

强壮终究将被更强壮的击败,在原理上。

我们居住的这个世界,总是与另一个世界为邻。

我无非对自己的身影战战兢兢罢了。

哪里也不存在旨在结束战争的战争。

不明白的人永远不明白。

看上去威吓的东西,其实是我心中恐怖的回声。

外面的东西想闯进乐园内侧,内侧的东西想跑去外面。

即使早晚必然受到损毁,也需要能够挽回的场所,有挽回价值的场所。

所以我就这么活着,活在这个事物不断受损、人心不断飘移、时间不断流逝的世界上。

我的确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容器,不过总比什么也不是强吧。

但是,只要时间存在,恐怕任何人归根结底都要受到损毁,都要被改变形象,早早晚晚。

只要活着,我就是什么,自然而然。 可是不知何时情况变了,我因为活着而什么也不是了。

人不是为了活着才生下来的么?然而越活我越没了内存,好像成了空空的外壳,说不定越活越成为没有价值的空壳人。

我们之所以都在毁灭都在丧失,是因为世界本身就是建立在毁灭与丧失之上的。我们的存在不过是其原理的剪影罢了。

可是你知道:这样的平稳生活是不会长久的。

现在你终于理解嫉妒是怎么一个东西了,它如野火一般灼烧你的心。

在如此数不胜数的星斗的俯视下活到现在,却从未意识到它们的存在,不岂止是星星,此外世上不是有许许多多我未察觉或不知道的事物吗?如此一想,我感到一种无可救药的无奈,纵然远走天涯海角我也逃不出的无奈。

孤独如柔软的泥堆积在那里,穿过水层的隐隐的光亮,犹如远古记忆的残片白荧荧地撒向四周,深深的水底觅不到生命的迹象。

看的太超前,势必忽视脚下,人往往跌倒。可另一方面,光看脚下也不行,不看好前面,会撞上什么。所以么,要在多少往前看的同时按部就班处理眼下事物。

他们以稻草填充缺乏想象力的部位填充空虚的部位,而自己又浑然不觉地在地面上走来窜去,并企图将那种麻木感通过罗列空洞的言辞强加于人(缺乏想象力空虚的人)。

缺乏想象力的狭隘、苛刻。自以为是的命题,空洞的术语,被篡夺的理想,僵化的思想体系——对我来说,真正可怕的是这些东西,我从心底畏惧和憎恶这些东西。

然而缺乏想象力的狭隘和苛刻却同寄生虫无异,它们改变赖以寄生的主体,改变自身形状而无限繁衍下去。

你年轻、顽强、富有可塑性,可以包扎好伤口昂首挺胸向前迈进。

不少书从书页间漾出久远年代的气息,那是长久安息在封面之间的深邃的知识和敏锐的情感所释放的特有芳香。

惟其没有偏见我才可以自成一统。

标签: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驭象人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用户登录

分享到: